金曲獎看似無厘頭 實有跡可循

  第23屆臺灣金曲獎于23日晚落幕,獲獎名單帶給大多數人都是問號:金曲獎評選到底是怎么個路數?更別提這次“金曲獎”頒獎禮似乎更像“五月天”演唱會。但,這絕對不是“金曲獎”第一次癡迷“五月天”,至少在“最佳樂團”這個獎上,此前的“金曲獎”,已經在2001、2004和2009年,分三年“寵幸”過“五月天”。

   作為臺灣歌手最重視的年度獎項,經常性“爆冷”的頒獎方式已成為了它的一大特色。人都說“金曲獎”總是左左右右、進進退退、難以捉摸。但這世界上,沒有不透風的墻,也沒有不著地的床。即使“金曲獎”的總召每年都在換,即使評委們也不停在換,但只要“金曲獎”這塊招牌還叫“金曲獎”,就一定會有一種傳統、習慣、傾向和規律存在。趁著“金曲獎”所引發的吐槽之風,我們乘坐“五月天”的諾亞方舟,尋找下金曲獎頒獎規律的難言之“癮”…

精神上 你要積極健康向上

  “五月天”最大的特點是什么?其實不是文藝、不是搖滾,而是勵志。即使是在他們人過中年以后的專輯《第二人生》里,同樣如此。

五月天在勵志領域的號召力無敵。

成功榜樣:“思想品德課”般存在的五月天

  就像聽林志穎的任何一張專輯,都會讓人想到“十七歲的雨季”一樣——聽“五月天”的歌迷,也總不免從他們的音樂里,想起自己的高中或大學的青春歲月。把“五月天”是否是搖滾天團的討論放到一邊,至少在華語樂壇,他們是青春勵志天團的事實,卻絕對無人能夠動搖。所以,在“五月天”的周圍,總會聚集著一些青春、熱血,但又也止于青春、熱血的年輕歌迷。從80后到85后再到90后,“五月天”之所以被稱為天團,就是因為他在勵志領域的號召力。

 

  打個也許會有生命危險的比喻,現在的“五月天”,就好比是當年的Beyond,關于他們究竟是不是搖滾的爭論,一直不曾停歇。但有一點就肯定的,那就是無論是Beyond還是“五月天”,都能夠通過最直白的文字和最流暢的旋律,教會年輕人做人的道理和常識,對于年輕人教導的意義,遠遠強過那些思想品德課。

 

“金曲不愛”:對現實不滿或棱角太過分明的音樂人

  以上和“金曲獎”有關嗎?當然有關。要知道“金曲獎”可是臺灣地區文化系統主辦的音樂獎,雖然這是一個流行音樂類的獎項,不會直接以道德標準來作為評選的依據。但有“五月天”這樣正面意義的音樂團體,亦是“金曲獎”所不會放過的。

   作為一個官方機構參與的音樂獎項,“金曲獎”的歷史上不乏有音樂內容上的前衛之舉,但你什么時候在臺灣“金曲獎”上邂逅過趙一豪、狗毛、豬頭皮和濁水溪。對于臺客搖滾這個批判群體,“金曲獎”的上限是伍佰老師,下限也不過是林強《向前走》那種同樣有著“勵志”標題和情結的專輯。所以,對現實不滿或者棱角太過分明的音樂人,從來就不適合“金曲獎”。

搖滾、文藝、調侃都請點到為止

   你可以搖滾,但必須點到為止;你可以探討人生,但最好會從絕望的主題回到希望的結語。所有沖著“金曲獎”而準備人生的新人們,“五月天”的《第二人生》就是你們的路標。要搖滾但不要太搖滾,要文藝但又不要太煽情,要流行但不要太主流。如果你的作品,有健康向上積極正面的內容,同時還有點到即止的文藝和調侃,那么恭喜,你已在“金曲獎”的路上了。

技能上 你要懂得創作或者"作"

成功榜樣:蔡健雅三次“封后”

  今年“金曲獎”的“最佳國語女歌手獎”,由蔡健雅獲得。三次封后的經歷,也讓她成為“金曲獎”歷史上拿到這個獎最多的歌手。今年的蔡健雅,在孫燕姿、A-Lin、田馥甄、魏如萱和張惠妹的包夾中脫圍而出,靠的是什么?看起來還是會唱作,而且是那張一張一張專輯的全創作。

   除了那些會唱作也能拿獎的例子,其實反過來你也可以看看更為極端的例子——梁靜茹。這個“金曲獎”史上最杯具的永遠提名歌后,要說吃虧,也就吃虧在只能唱不能寫。雖然,會寫歌不是萬能的,蔡健雅也并非是每一次都能成為歌后。但從第19屆和今年兩次,蔡健雅都是從一堆非創作或非全創作歌手中突圍而出,就足以說明,在“金曲獎”的規律里,當一個全唱作歌手和一些唱將一起提名時,那么最終勝出的希望就很大了。

能唱能創作的蔡健雅和能唱能“舞作”的蔡依林都拿過金曲獎,梁靜茹五次入圍,五次空手歸。

“金曲不愛”:只能唱不能“作”

   當然,你也許還會舉出第17屆“金曲獎”的例子,在那屆“最佳國語女歌手”的提名中,有梁靜茹、汪佩蓉、戴佩妮和陳綺貞一起競爭。后兩者不也是可以劃為全唱作那種音樂人嗎?其實答案很簡單,你可以說這是一屆唱作女歌手競爭歌后的“金曲獎”,梁靜茹再度無法封后的結果,不也證明了“金曲獎”偏愛唱作女歌手的結論嗎?除非,你能夠做到像蔡依林那樣載歌載舞,就在第18屆“金曲獎”上,她也因此挑落了“最佳國語女歌手”提名中唯一一名全創作歌手戴佩妮。但舞娘在鋼管舞上的絕技,又何嘗不是一種創作,雖然不是唱作,至少是舞作、是動作。

  多才多藝多會作,總是好的。

制作上 你切記不要過于文藝

Hebe因“修飾太多”與金曲獎無緣

成功榜樣:“原味系”歌手

 “金曲獎”其實是喜歡文藝的,但它喜歡的是“五月天”、陳綺貞和蔡健雅這樣的文藝歌手,首先要會唱作,其次要有原味。而像林宥嘉、田馥甄這兩位“華研”系的歌手來講,顯然就過于“文藝”了。

“金曲不愛”:喜歡概念制作手法的制作人

  于是,在田馥甄憑借首張個人專輯異軍突起時,“金曲獎”就以一個“修飾太多”,而堂而皇之地將她拒絕了。“修飾太多”其實無意中把“金曲獎”暴露了。顯然,“金曲獎”對于一張專輯和一位歌手的認知,還是偏傳統的。他們還是希望與音樂內容和技巧有關的東西來直接影響聽覺。喜歡概念制作手法的制作人們,以后可要多加小心了,千萬不要把一張專輯做成一本小說、一本影集和一本字貼。加分不成反扣分,白浪費了你的心血。

形式上 你最好能傍上一部電影

成功榜樣:亂彈阿翔“封王” 胡夏“突圍”

胡夏《那些年》即便遭遇五月天仍奪下一獎

   胡夏的《那些年》,雖然沒能如愿拿到“年度歌曲獎”,但也還拿到了“最佳單曲制作人獎”。如果不是遇到《諾亞方舟》這個冤家,其實這首歌是很有希望成為“年度歌曲獎”的。即便如此,也無法改變這首歌在過去一年火爆的事實,而這一切肯定要歸功于《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》這部電影。一首原本可能并不出跳的歌曲,搭上票房熱門電影,瞬間就讓主題曲一夜成名,這個誘惑力可是太大了。

  如果你還嫌《那些年》沒能登頂而證明不了什么的話,那么亂彈阿翔會讓你改變看法。

  亂彈阿翔可以說是本屆“金曲獎”最大的冷門,即使他曾經在“亂彈”樂隊時期,拿過“最佳樂團獎”,但畢竟時過境遷,現在的歌迷可能并不太容易接受他比較“老套”的搖滾曲風。但是,這時候一部名叫《翻滾吧!阿信》的電影出現了,而讓亂彈阿翔今年登頂成功的單曲《完美落地》,就是這部電影的主題曲。亂彈阿翔也憑借著這首單曲成功落地。沒有電影,就算是評委想幫忙,也沒辦法著力啊。

“金曲不愛”:易被淹沒的陳舊推廣

   時代在進步,“金曲獎”的規律也必須與時俱進?,F在的歌曲,早已經不是當年通過電臺和唱片店推廣的時代。你一定要學會通過網絡視頻網站這樣的新平臺。娛樂觀就曾探討過【音樂傍上影視劇找活路】如果你覺得這樣的方式太草根的話,那么電影就是最好的選擇。而且快速的造星方式、大量的作品和歌手涌現,讓各大獎項都看得眼花繚亂,搭上影視的順風車可以讓你更好地從同類作品中脫穎而出,吸引更多的目光。所以結論是,如果你不是名聲在外的大牌,最好找一部有潛力的電影合作。也許你會失敗,但若有望在林宥嘉、蕭敬騰和陳奕迅的包圍中脫圍,那也可以很刺激。

這招有點難度:你最好是原住民

  這個確實有點強人所難了,當然從規律來講,金曲獎“寵愛”原住民歌手,也確實是現實。

成功榜樣:實在太多了

三位都曾打敗強勁對手奪金曲。原住民的音樂傳統以及由此形成的創作,更易占得聽覺上的先機

  2000年,來自臺灣卑南族的警察陳建年,甚至能夠在代表主流的“最佳國語男歌手獎”中,戰勝張學友、王力宏、庾澄慶和陶喆這樣的大腕,雖然未必是原住民這個身份幫了他的忙,但原住民獨特的音樂傳統,以及由此形成的創作,卻很容易在和主流流行音樂的對比上,占得聽覺上的先機。

  胡德夫、張惠妹、“動力火車”和陳建年等等,臺灣原住民音樂人對于主流音樂圈的涉及,雖然在“金曲獎”上不能做到得獎上的萬試萬靈,但他們的出現,卻絕對會讓同屆提名的歌手感到無窮的壓力。

   而今年的以莉·高露在“最佳新人”奪魁,就讓這種壓力,最終變成了鄧福如和李佳薇今生永恒的失落。這,畢竟是人一輩子只能有一次機會參與競爭的獎項,錯過了這個村,就永遠錯過了這個店。但身份這事,畢竟不由人做主,認命吧!親們。

雖吐槽隨行,金曲獎仍有其堅持

  今年的“金曲獎”,不出意外的被人吐槽。也可以說,從提名出來的那刻起,就一直不停被吐槽,而這種吐槽,也在“五月天”拿到六項大獎后達到頂峰。

   誰提名、誰獲獎,公說公有理,婆說婆有理,而實際上看起來經常無理甚至無厘頭的“金曲獎”,在愛搖滾、愛唱作、愛民俗這三點上,其實從來就沒有妥協過。

罪恶都市哪个作弊键是赚钱的 福建22选5规则 下载北京pk拾赛车官网 时时乐上海开奖走势图 江苏7位数20018期开奖结果 股票高频数据 科融环境股票股吧 福建体彩11选5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2020年辽宁35选7 资产配置基金管理